筆趣閣 > 我在凡間掃垃圾 > 第8章 第一個有害垃圾

第8章 第一個有害垃圾


  一旁,李萌從公文包的一角扯出了一個連接著黑色導線的、直徑約有一厘米的圓形攝像頭。

  并順著黑色導線,從公文包中,找到了一個圓形耳機盒大小的黑色“主機”。

  小青年的眼中浮現絕望。

  十秒鐘之后。

  李萌黑著臉,從“主機”上取下了一張64G的金士頓內存卡。

  方圓安慰:“別擔心,一切盡在我的掌握之中,這龜孫沒拍到你。”

  李萌的臉色才好了一些,但還是懟了一句:“一切盡在掌握個大頭鬼啊,要不是我及時出手,這龜孫就跑了。”

  方圓:“……”

  我不想承認,但我沒法反駁。

  一分鐘后,商場的保安抵達現場,在李萌說明情況后,制服了小青年,并撥打了報警電話。

  二十八分鐘后。

  派出所中。

  警察在內存卡中發現大量裙底偷拍視頻,在小青年手機中也發現了李萌及其他女性的正面視頻。

  人證物證俱在,七天行政拘留是跑不了了。

  方圓有些小開心。

  任務馬上就要完成四分之一了,沒準這個月就能徹底完成任務,拿到腦殼強化精華液。

  到時候誰敢對他得瑟,他就讓誰嘗嘗非少林正宗“鐵頭功”的可怕。

  陪著李萌做筆錄時,進入系統空間,判定小青年是可回收垃圾。

  根據系統具有“預判性”的特性,自己已經完成了一件新手進階任務,然而任務進度還是(0/4)。

  方圓皺起眉頭。

  是小青年的處罰會出現變故,還是垃圾分類錯了?

  方圓用了十秒鐘的時間,將小青年歸類到其他垃圾,最后得到結論——任務進度無變化,是小青年的處罰會出現變故。

  ???

  方圓只覺得胸中有一股怒氣竄了出來,看向民警的目中盡是不善。

  筆錄做完之后。

  李萌道:“我們走吧!”

  方圓皺眉道:“等等,事情還沒有結束。”

  李萌“啪”的一巴掌打在方圓腦袋上:“拖延時間?是不是不想請我吃飯了?你個渣男!”

  方圓:“……”

  心里委屈,還沒辦法說明真相。

  這時。

  一個穿著筆挺西褲、干凈白襯衫的“高富帥”,向著李萌走來。

  高富帥自報“是小青年同學”的家門后,說道:“李萌同學,我想請您以受害者的身份為他求情,你可以答應我嗎?”

  臉上帶著陽光和煦的微笑,散發著好看皮囊的光輝。

  三秒之前,還悄悄和方圓說著“好帥”的李萌,瞇起眼睛,笑著“婉拒”道:“不可能。”

  高富帥皺眉道:“李萌同學,他也沒有真正的拍到你,你就不要斤斤計較了。”

  李萌目帶嫌棄。

  高富帥繼續道:“他是平京政法大學法學院大四學生,家庭貧困,如果留下案底,職業生涯會受到影響,希望您能理解一下。”

  李萌“委婉”道:“我不理解。”

  高富帥不愉道:“李萌同學,他在學校里品學兼優,如果因為留下案底而毀了,將會是社會的損失。”

  李萌沒回答,拉著方圓的胳膊,就要離開。

  高富帥擋在前面:“李萌同學,難道你如此狠心,要毀了他嗎?你也是大學生吧?怎么這么冷漠?難道要讓他來求你嗎?”

  方圓被氣笑了。

  現實真是比故事還要精彩,居然會有人有臉說出這么沒下限的話。

  而且還是學法律的人。

  偷拍的小青年知法犯法,而這個高富帥三觀又是如此不正,以后做律師,也會是兩個禍害。

  插嘴道:“這位同學,我是販賣動物器官的。”

  高富帥迷惑:“什么意思?”

  方圓道:“你要熊臉不?”

  高富帥氣道:“注意自己的素質,看來李萌同學見死不救,是和你學的。”

  又對李萌道:“李萌同學,你們之間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,而且他并沒有拍到你,還請你好好思考一下。咱們做事留一線,事后好相見,不要把事情做絕了。”

  方圓盯了高富帥三秒鐘。

  他有百分九十的把握可以確定,自己誤會民警同志了。

  偷拍的猥瑣男若是不會受到處罰,一定會是眼前這個“垃圾”的原因。只是不知,這是干垃圾,還是可回收垃圾。

  李萌譏諷的笑了笑:“讓開!”

  方圓拍了拍李萌的胳膊:“我們先不走。”欺負他沒有變形金剛么?敢阻止他完成任務,他咽不下這口氣。

  高富帥淡淡道:“怎么?想看他被拘留嗎?”

  嘲諷的笑了笑:“不可能的。

  我等會就聯系同學,聯名請求警察對他網開一面,讓事情定性為情節輕微,交上幾百塊錢罰款就完事了,根本不會拘留。

  想要讓你們給他求情,只不過是我想要省些事。

  結果,你們太讓人失望了,真是丟盡了大學生群體的臉。

  而且,偷拍只是行政拘留,就算他真的被拘留,也不會留有案底的。更何況,我有信心,他不會被拘留。”

  高高在上,輕蔑的看著方圓和李萌二人。

  李萌很生氣:“你……”

  她實在是被眼前之人惡心到了。

  高富帥高高的昂著頭,鼻孔出氣:“怎么?想打我?這可是警察局。”

  李萌臉黑了下來,但忍住了上去就是一記“大充電術”的沖動。

  高富帥呵呵笑道:“我就喜歡你們想干掉我,但又無可奈何的樣子。”

  方圓瞇起了眼睛:“真的以為,我們無可奈何嗎?”

  高富帥不屑道:“怎么?你爹是李剛啊!”

  方圓沒有說話,只是默默的動用了垃圾之眼。

  如果對方是沒有做過壞事的干垃圾,他今天只能忍下來;但如果對方是可回收垃圾,他拼了老命,也要打的對方叫爸爸,然后讓其受到法律制裁。

  一秒之后。

  鑒定結果:是垃圾,有害垃圾。

  方圓愣了三秒鐘。

  居然是有害垃圾。

  身在校園的他,一直以為有害垃圾距離自己很遙遠,沒想到現在就遇到了,還是一個看起來人模狗樣的人。

  方圓呵呵笑道:“我爸不是李剛,但我是你爸爸。”

  高富帥臉色陰沉下來:“我是你爸爸!”

  方圓道:“你是我兒子。”

  高富帥:“我是你爸爸。”

  方圓道:“你是我兒子。”

  高富帥:“我是你爸爸。”

  方圓道:“兒子兒子兒子。”

  高富帥:“爸爸爸爸爸爸。”

  方圓張口就是:“滾,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。”

  話音未落,就愣住了。

  并非是因為無意間占到了高富帥的便宜,而是自己突然有了可以掌控高富帥的感覺,就像是蘇運維喊自己爸爸之后那樣。


  http://www.ypibxa.live/book/59815/504911339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biqiuge8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biqiuge8.com
分分时时彩骗局揭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