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在凡間掃垃圾 > 第12章 怒發沖冠

第12章 怒發沖冠


  嗡嗡!

  方圓牛仔短褲褲兜里的手機震動了幾下,打開一看是李曉曉關于防狼噴霧的回復:“沒有,怎么了?”

  方圓像個深閨怨婦。

  回復道:“我真的好開心,沒想到過了一天兩夜,你還能想著我的事情。”后面是一個“微笑”表情。

  李曉曉回復:“生氣了?”

  方圓回復:“沒有,不是你說的嗎,誰先動了真感情,誰就輸了,我哪敢生氣。”

  方圓喜歡李曉曉。

  說一見鐘情也好,說見色起意也好。

  在看到李曉曉的第一眼,他就喜歡上了李曉曉。

  一切還要從大學剛入學時的新生軍訓說起,方圓所在的理工學院男生連,和李曉曉所在的商學院女生連,緊緊的挨著,在學校的籃球場訓練。

  休息時,男女生連互相讓對方唱歌時。

  方圓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李曉曉,并在教官以及很多個男生、女生的起哄之中,要到了李曉曉的微信號。

  聊天過程中,兩人性格、愛好、星座什么的都很合。

  兩個人僅用了半年時間,就達到了“友達以上,方圓單方面不知道戀人滿不滿,就是沒有滿”的狀態。

  今年愚人節,方圓借著節日的掩護表白之后,明顯的發現兩人之間的關系疏遠了一些。

  如果是一年前的這個時候,李曉曉不會隔著一天兩夜才回復方圓的消息。

  那時候,李曉曉洗澡時,都會把手機放到窗臺上,即便有可能被水淋到,以方便及時回復方圓的消息。

  這讓方圓的心中很不平衡,時不時就想鬧個小脾氣。

  李曉曉回復:“……”

  方圓收起手機,聽著褲兜里手機震動的聲音,愣是沒有回復。

  然而。

  吃飯時,還是沒有忍住。

  打開手機,掃了一眼李曉曉那一大堆的回復,頓時感覺人生如戲:“該不會這么巧吧?”

  隨后。

  怒發沖冠。

  方圓準確的從李曉曉的回復中,提取到了一條信息。

  教科院被強行贈送祖傳染色體的女生,是李曉曉從小玩到大的閨蜜——宋琳琳。

  在先前,方圓不止一次從李曉曉口中聽過宋琳琳的名字,也與宋琳琳有過一面之緣,但不知道宋琳琳是教科院的。

  更沒想到,被侵犯的女生就是宋琳琳。

  李曉曉還說,宋琳琳的情緒很不穩定,她一直陪在宋琳琳身旁,開解宋琳琳,沒怎么看手機,才沒有及時回復他的消息。

  這說明。

  事情百分之九十八點五的可能,是他的第三個猜測。

  宋琳琳是個短頭發,大眼睛,娃娃臉的姑娘,很可愛,性格很爽直,是個很討人喜歡的姑娘。

  給方圓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
  先前還聽李曉曉說過,宋琳琳在超市買東西,都能遇到大媽搭訕,想要將自己的兒子介紹給她。

  這樣一個可愛討喜的姑娘,居然有人忍心傷害?

  真是畜生啊!

  原本方圓心中就怒火熊熊,現在知道受害者是宋琳琳,怒火更盛,恨不得將犯罪分子碎尸萬段。

  一口氣深吸了五點六秒,才堪堪壓下了怒火。

  問道:“我聽說這事了,沒想到受害人是宋琳琳,她現在怎么樣了?”

  李曉曉回復:“情緒還是很不穩定,但至少精神狀態好了一些,不尋死覓活的了。”

  方圓回復:“那犯罪分子真是該死!”

  李曉曉回復:“是啊,真是該死!那犯罪分子現在還在逍遙法外,不然,琳琳的情緒也不會到現在還不穩定。”

  方圓問道:“警察沒抓到人嗎?”

  李曉曉回復:“警察沒敢抓人。”

  方圓眉毛一挑,果然,正是自己猜測的那般。

  犯罪分子,來頭很大!

  凝重的問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李曉曉回復:“據琳琳說,警察想要抓走犯罪分子的時候,犯罪分子打了一個電話并讓警察接聽,掛斷電話后,警察很憤怒,但還是沒有抓走犯罪分子。”

  方圓又道:“網絡曝光,把事情鬧大,也不行嗎?你們有沒有試過?”

  李曉曉道:“試過了,但是沒有用。

  剛開始時,我們發微博,不出一分鐘,就被刪除了。現在,我們的微博則是被直接屏蔽了,其他人根本看不到我們發的微博。”

  方圓拳頭緊握,額頭青筋暴起,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。

  真是欺人太甚!

  真是不留一點余地啊!

  他無法想象,宋琳琳受到傷害時,是何等的絕望與無助。

  更無法想象,宋琳琳受到傷害之后,不但要眼睜睜的看著犯罪分子逍遙法外,還要受到犯罪分子的打壓時,是何等的痛苦與崩潰。

  這個本該受到萬千人喜愛,被人捧在手心上的姑娘,現在卻遭受了如此傷害。

  真是令人心痛!

  也令人憤怒!

  方圓像是一個自家閨女受到傷害的老父親,怒然決定,不管犯罪分子是誰,不管他會遭受到什么樣的麻煩,他都要為宋琳琳討一個公道。

  回復道:“犯罪分子是誰?什么身份?”

  李曉曉了解方圓,知道方圓要做什么,回復道:“這事情不用你管。”

  方圓回復道:“我不管,我就是好奇。”

  李曉曉回復道:“你以為我會相信嗎?”

  方圓回復道:“我要為宋琳琳討一個公道。”

  李曉曉回復道:“這事情和你沒關系,你別問了,再問我生氣了哈。”

  方圓嘆了口氣,沒有再追問,回復道:“好了,我不問了,你多陪陪宋琳琳吧,有需要我幫助的地方,你就說句話。”

  一分鐘后。

  方圓打開微博,登錄自己的小號——不會講故事嗎。

  并在李曉曉的評論區,找到了宋琳琳的微博ID,發了一條私信過去:“您好,我是一個自媒體,之前刷到了你的微博,知道你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,我或許可以幫你。”

  用了五分鐘時間,方圓就套出了犯罪分子的身份。

  呂創業。

  體育學院,大三學生。

  他爹是教科院院長呂建國,他媽是平京市副市長閆翠華。

  方圓心道:怪不得,宋琳琳上天無路,入地無門,原來對方來頭如此大。

  不過,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很多,至少自己很輕松就可以找到呂建國父子。只要將他們收為兒子,就有了扳倒他們的基礎。

  讓人頭痛的是,有閆翠華在,真的扳倒這對父子,幾乎不可能。

  一個不小心,自己就會萬劫不復。

  被學校開除事小,被安上莫須有的罪名,把牢底坐穿事大!

  方圓只想了三點七六秒,就決定堅持先前的決定——干就完了,又用了十五分鐘零十三秒,推敲出一個風險最小的計劃。

  飯也不吃了。

  大笑著走出餐廳大門。

  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清潔掃垃圾。

  不太押韻,但方圓顧不上那么多了,也不去新生軍訓的訓練場了,直奔教科院教學樓而去。

  蹬蹬蹬踏上三樓,來到呂建國的院長辦公室外。

  大步上前,手指叩了上去。

  當當當。

  門內傳出一聲沉穩的“進來”,方圓推門而入。


  http://www.ypibxa.live/book/59815/504910660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biqiuge8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biqiuge8.com
分分时时彩骗局揭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