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在凡間掃垃圾 > 第28章 出來吧,麒麟臂!

第28章 出來吧,麒麟臂!


  當一般人在電影或者小說中,看到戲耍欺騙老實人的碧池時,會想要生撕了她們。

  方圓正是這種“一般人”,再加上和杜宗強的深厚的同學情誼,沒有直接用麒麟臂碎了那碧池,就已經很克制了。

  杜宗強道:“我知道她根本瞧不起我,可我還是給她買了手機,你說我是不是賤?

  后來為了還債,我每天打三份工,有時候回到學校宿舍樓已經鎖樓門,我只能在廣場上的長椅,被凍的瑟瑟發抖的躺一晚上。

  整整半年時間啊,才終于還完了所有的錢。

  現在我根本不敢想,那半年我是怎么過來的。媽了個巴子的,我真他媽的是又傻又賤,曹操!”

  一個大老爺們,還是學體育的肌肉男,說到后面竟然帶上了哭腔。

  方圓更憤怒了,一拍桌子,大罵道:“給我憋回去!一個大老爺們哭什么哭!娘們唧唧的!她欺辱你,那就還回去啊!”

  杜宗強嘆了口氣:“我做夢都想還回去。

  想著在未來的某一天,開著豪車出現在她的面前,看著她跪在地上,苦苦哀求求復合。

  可是,也只能想想了。”

  方圓恨鐵不成鋼。

  媽的,這又是一個被慢手、抖視里的腦殘視頻帶跑偏了的人,又不是電影里,總想著裝什么逼啊!

  簡單干脆明了的把欺辱你的人,送到監獄里,不好嗎?

  蘇晚晚的行為,明顯可以定義為詐騙。

  按照《刑法》相關條文來看,詐騙公私財物價值三千元至一萬元以上,屬于“數額較大”,可以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

  而一個最高配置的水果11ProMax手機,剛發布時價格高達一萬兩千多。

  杜宗強端起了酒杯:“算了,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了,來,喝酒。”

  方圓道:“喝個屁!”

  杜宗強大聲喊道:“服務員,來個P……”被方圓及時捂住了嘴。

  方圓道:“我可以把她送到監獄里,為你出口惡氣,你覺得怎么樣?”

  職業道德催促著他麻溜的掃垃圾,但他克制住了。

  萬一杜宗強還深戀蘇晚晚,自己自作主張將之送入監獄,搞不好最后整的自己里外不是人。

  類似的事情,在這個社會上并不是沒有發生過。

  杜宗強搖頭:“她又沒犯罪,怎么可能把她送監獄里?”

  方圓自信的道:“這就是我的事了,你只要說明你的看法就行了。”

  杜宗強沉默了三分鐘。

  悲戚的說道:“她再怎么騙我,也終歸是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,把她送到監獄里未免太殘忍了。

  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文化,教導我們,要包容和寬容。”

  方圓悄悄嘆了口氣。

  就聽到杜宗強道:“但我從來不認為傳統文化說的都是對的,所以,我選擇把她送進監獄。”

  眼中泛出晶瑩的淚花:“我真是不希望她再去騙別人了。”

  方圓笑了起來。

  然后。

  ??????????。

  笑容逐漸消失。

  他突然想到一件事,一級惡魔狩獵者任務(二)中有明確規定,不能使用“控制兒女術”。

  這可要怎么辦?

  原本他對于這一任務的計劃是——

  遇到一些搶包、地鐵猥瑣男之類的情況,用手機錄制證據,用麒麟臂控制對方,用鐵頭功打擊對方,最后報警。

  但是!

  對于蘇晚晚這種女孩,還是一個宅男女神模樣的女孩,用這種方法,無異于找死。

  最后蘇晚晚肯定屁事沒有,而自己可能就被當成猥瑣男,被一群充滿正義感的大好青年給干趴下。

  要使用“控制兒女術”嗎?

  使用,沒辦法完成任務;不使用,又幾乎不可能完成任務。

  怎么選擇?

  這可是一個讓人腦瓜子疼的問題。

  方圓扶額搖頭時,看到了桌子上的啤酒瓶,腦海中浮現了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  杜宗強問道:“小圓,感覺為難了吧?我就知道你吹牛的壞毛病,還沒有改呢!沒事,這是哥的事,你不用瞎操心。”

  方圓搖頭:“不,是我的辦法太多,不知道用哪個好。”

  杜宗強:“……”

  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,就見方圓起身,向著蘇晚晚走了過去,也不知道說了些什么,就見蘇晚晚跟著方圓向著自己走來。

  蘇晚晚鼻孔瞧人:“想說什么就快說,給你一分鐘時間。”

  方圓道:“是我要和你說件事!我已經知道你們之間的事了,我現在命令你,向杜宗強道歉!”

  蘇晚晚上下掃了方圓一眼,輕哼一聲:“你算老幾?”

  方圓目光兇狠的拿起一個啤酒瓶,“啪”的砸在自己腦袋上:“道歉!”

  蘇晚晚被震住了。

  方圓又抄起一個啤酒瓶,再次“啪”的砸在自己腦袋上,重復道:“道歉!”

  蘇晚晚回過神來,罵了聲“傻比吧”轉身就走。

  啪啪啪!

  啤酒瓶碎裂的聲音接連響起。

  伴隨著方圓帶著些瘋狂的聲音:“你要是敢走,我就死在這。如果我死了,就是你逼死的,你是脫不了干系的。”

  蘇晚晚腳步都沒有停頓哪怕一下。

  方圓:“……”

  腦瓜子嗡嗡的。

  原本他想著以“高碎瓶”的方式,震懾住蘇晚晚,讓蘇晚晚道歉,在蘇晚晚心理防線打開一個突破口,然后逼迫蘇晚晚承認詐騙并自首。

  看來。

  是他小看了蘇晚晚啊!

  手中持著啤酒瓶,放下不是,繼續砸也不是。

  說繼續砸吧,挺疼的。

  他只有腦殼經過強化,但神經和頭皮沒有啊。而且,現在已經流血了,如果失血過多進醫院,那就有意思了。

  不繼續砸吧?狠話都放出去了。

  還好,杜宗強拉住了方圓:“小圓,你這是干什么?別砸了!不值得啊,再砸出個好歹來,怎么辦?”

  方圓順勢扔下啤酒瓶,并坐了下來。

  杜宗強松了口氣,剛才他用了洪荒之力都沒拉住方圓,可是嚇得不輕。

  這一次方圓總算沒有繼續執拗下去。

  拿了幾張餐巾紙,像個大哥哥一樣擦了擦方圓頭上的鮮血,擔心的道:“你先坐著,我去結下賬,帶你去醫院做個檢查。”

  方圓搖頭:“我沒事!只是皮外傷!”

  杜宗強嘆了口氣:“是哥連累你了,你說你,怎么這么傻。”

  方圓有些后悔的摸了摸頭上的痛處:“是我沖動了啊!”大腦在飛速運轉著,思考著如何才能用鐵頭功,逼迫蘇晚晚就范。

  啊,根本想不到啊!

  這題太難了!

  這時候。

  蘇晚晚帶著四個人走了過來。

  兩個身高一米八的肌肉男,兩個打扮炫酷的朋克男。

  蘇晚晚躲在四人身后,泫然欲泣的道:“哥哥們,就是那個穿紅衛衣的,為了讓我做他哥們的女朋友,拿著啤酒瓶威脅我。”

  抽泣了幾聲:“他……他還說,要是我敢走,就死在這,說是我逼死的。”

  一個肌肉男蠻橫的走到方圓的身前,抓起了方圓的衣領,很橫的道:“小子,知道這是哪嗎?你這么橫,你爹知道嗎?”

  啪!

  抓起桌子上的一個啤酒瓶,砸在了方圓的腦袋上。

  杜宗強暴怒之下,起身阻止,但被另外三個人攔了下來。

  肌肉男嘲諷道:“你再橫啊!”

  方圓抬起了頭,雙手分開了被酒淋濕的頭發,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:“很好,蘇晚晚,你們成功惹怒了我!”

  啪!

  又是一個啤酒瓶砸在方圓腦袋上。

  肌肉男點指著方圓的腦袋:“小崽子,還挺有脾氣。”側耳向方圓,說道:“來,告訴我,你能怎么著?”

  方圓握緊了右拳。


  http://www.ypibxa.live/book/59815/501952069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biqiuge8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biqiuge8.com
分分时时彩骗局揭秘